亲爱的小说迷,不要忘记收藏万象文学哦!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!

447 大结局(终)

    “爸爸知道什么了?”乔桑榆不解。最新章节全文阅读.访问:. 。

    乔天擎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爸爸喜欢祁漠的处事手段,但不喜欢他以前干的事。”乔天擎抿了抿‘唇’,伸手拉了拉被她抓皱的衣袖,淡淡继续,“他以前买卖军火的事爸爸知道了,不太高兴……钤”

    这算是在乔天擎的预料之中,迟早都会有这么一天的洽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水火不容的两个立场,他刚知道的时候也是一万个不同意。后来乔桑榆执意跟祁漠在一起,他便只能尽量遮掩,不在爸爸面前提起,但难保……也有纸包不住火的时候,

    “可是祁漠已经改了啊!爸爸这次是想干什么?”乔桑榆面‘色’着急。她知道,乔天擎那句轻描淡写的“不太高兴”,其实可能会有更可怕的后果……她不敢往下想象!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。”乔天擎耸了耸肩,无奈地望着那两辆车离开的方向,“估计是往死里整整吧……”

    往死里整?

    乔桑榆瞬间白了脸‘色’。

    从一个军人的嘴里说出“往死里整”,那必定是比旁人的认知惨痛一百倍的“整”法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我们已经领证了啊!哥,爸知道我们领证了对不对!他是最反感离婚的啊……”她想着父亲的脾气,快速地把话说完,像是找到了理由说服父亲,又像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乔天擎白了她一眼,默默地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,嗤了她一句:“他当然不会‘逼’你们离婚。不过没办酒席,在亲戚朋友眼里,你们就是还没结婚……他可能无限期延后你们的婚期,祁漠的一顿皮‘肉’伤,也是免不了的了。”

    乔桑榆咬牙,干着急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她相信乔天擎说的!父亲的确是那样的人!

    “那我们赶紧回去!我来跟爸爸解释。”停顿了数秒,乔桑榆猛然开口,推着乔天擎去开车,“万一爸爸打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回哪儿?”乔天擎往前走了几步便止住,“爸爸不在家!刚刚来带人的,是爸爸手下的副官,估计是直接上飞机去军区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乔桑榆愣在当场,乔天擎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那个地方……你最好想个万全的办法再去。”

    11总军区。

    这里地处荒芜,气候寒冷,方圆数百里的地都是常年用于练兵,市还是刚刚入秋的天气,这里的气温已‘逼’近零度,呵口气都带着水雾。

    祁漠被带到的时候,吃了点苦。

    负责“押送”他的都是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兵,一路上没半分客气。祁漠和他们“单挑”、“群殴”过几次,双方都挂了彩,以至于他终于见到乔义勇本人时,脸还微微有些肿。

    这点,乔义勇倒是不在乎,甚至没过问。在他看来,身上带点上,那才叫男人!要不就叫娘娘腔了……

    他直奔主题:“你买卖军火的事儿,我‘女’儿知道吗?”

    他发誓,他真的是无意中发现了这个秘密!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给乔桑榆准备一点嫁妆,最好是那种他们小夫妻以后能用得上,然后又能彰显乔家军威的那种嫁妆。于是,他就顺便把祁漠以往的资料都调查一遍,谁想到……

    祁漠还真是“不简单”!

    “知道一点。”祁漠并不隐瞒,到了这里,旁边的两个兵才松开了对他的钳制,他才空出手来,总算是能‘揉’一‘揉’自己发痛的鼻子,“我‘改行’之后告诉她的。”

    他不动声‘色’地,把责任都揽给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我‘女’儿怎么愿意跟你的?”乔义勇脱口而出,他挠着自己新剪的板寸头,面上写满了不甘和不解。他自己的‘女’儿,从小虽然叛逆了点,**‘性’强了点,但是三观什么的,还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一个正常三观的人,怎么会和祁漠谈恋爱?

    他应该下令让人把乔桑榆一起带过来的!

    “我们是自由恋爱。”祁漠蹙了蹙眉,不动声‘色’地纠正乔义勇的措辞,应对自如,慢条斯理地丢下重磅炸弹,“而且……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提还好,一提,乔义勇又在心中气得呕血。

    居然自作主张去领证了?

    还有没有把他当家长!

    “没办喜酒就不算。”乔义勇低喝,掏了根烟出来点燃,烦心地吸着,绕着祁漠一圈又一圈地踱步。要是早知道,他说什么都不会同意他们‘交’往的!

    就算祁漠现在改了,那也依旧是“有污点”的人,他以后怎么向战友们介绍‘女’婿?可是……可是tm的都已经领证了!他总不能大张旗鼓‘逼’着他们去离婚吧?

    传出去还怎么见人?

    怄!

    他简直要怄死了!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就没走对路,你随便干点什么别的,那也总比买卖……”说到一半,突然有人敲‘门’进来,乔义勇连忙噤了声。他闷闷地住嘴,并不希望别人听到。

    等到人走了,他才放开嗓子继续骂:“……你说说我怎么放心把桑榆‘交’给你?你要是以后带着她重‘操’旧业,我这个‘女’儿还要不要了?啊?”

    祁漠没接话。

    乔义勇更是骂上了瘾,想到刚刚那个送资料进来的副官,当即脱口而出:“我当初就该把桑榆也带到军区来!她在这里随便挑一个兵,我都放心!”

    被这样比较,祁漠才总算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抬头,目光略过刚刚副官送来的资料,又抬眼看了眼外面的兵阵训练营,然后不急不缓地转回头来:“我比他们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呵?那可都是我手上最好的兵,你这小子说大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胜过他们,您就能安心把桑榆‘交’给我?”祁漠打断他,目光挑衅,顿了顿又补充一句,“……不再纠结我以前做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乔义勇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在祁漠的眼里看到了傲气,他年轻时候也有的,狂傲和自信。他现在跳出来阻挠他和乔桑榆的婚姻,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不甘心,不甘心‘女’儿就跟了个有“污点背景”的人!

    若是他真的够胆识够优秀……

    乔义勇迟疑良久,终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乔天擎和乔桑榆晚了一天到达的军区。

    这里气候不好,路也不好走,坐着吉普车过来,几乎一路都在颠簸。乔桑榆坐不惯这样颠的车,一路上吐了好几次,脸‘色’都发白了,却始终不同意停下来的休息。

    她要去找祁漠!

    她要去祁漠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“桑榆来了?”方勤接到了消息,早早的就在家属楼的‘门’口等,听说乔桑榆沿路吐了好几次,她连忙拿了糖水给她喝,嗔怪自己的儿子,“怎么都不知道照顾妹妹?她瞎胡闹你还陪着她一起?”

    “妈!”乔天擎无奈,‘揉’了‘揉’乔桑榆的‘乱’发,示意把事情‘交’给他办,“爸呢?”

    “上战地区了。”方勤没好气地往外瞟一眼,“今天一早走的,说是这几天都不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在方勤看来,这是司空见惯的事,这里带兵练兵,去模拟战地住个十天半个月的,都很正常。可是乔天擎却蹙了蹙眉:最近都是新兵,怎么会让父亲亲自带?

    有重大演习吗?更不可能!他也没有收到任何上级通知。

    “那祁漠呢?”乔桑榆不放心,放下了水杯心急地问出来。

    方勤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以前和蒋旭扬,可从来没见你这么上心,你瞧瞧你自己都虚弱成什么样了还管他……”她摇头,顿了顿后继续,“你爸把那个年轻人带进战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兄妹俩同时不敢置信地发问。

    乔桑榆的脸‘色’青一阵白一阵的:“祁漠又没当过兵,爸爸带她去那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还能坐车么?”乔天擎已面‘色’凝重地拿出了车钥匙,侧身望她一眼,“我们得赶紧过去了。( )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模拟战区是不能随便进的。

    乔桑榆绑起了一头的长发,借了文艺兵的军装穿上,遮掩了自己的身份,才坐着乔天擎的车进入模拟战区。“战区”的环境更为恶劣,这里常年有坦克和军车行驶,有战事硝烟,地面已是寸草不生,吉普车行驶过去,便纷扬起漫天的黄土……

    乔桑榆没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乔天擎开着车,她死死地抓着旁边的扶手,紧张地往周围张望。这里荒凉成这样……爸爸到底把祁漠怎么样了?越想越着急,她的眼眶都不由憋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吧?”乔天擎侧头望了她一眼,大声喊声音才能盖过引擎,“要是想吐的话,我可以停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乔桑榆坚定地摆了摆手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乔天擎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往前开!”她也加大了嗓‘门’冲他喊,“快点!”

    她已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战时指挥部,演习的时候,那里是‘起点’。爸爸如果带人进来,肯定会先去那里。”乔天擎指了指某个方向,那里在荒原上只是个小黑点,“马上就能到!”

    “恩!”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乔天擎又没听清。

    “我说知道!”乔桑榆同样大声喊回去,话音刚落,她便忍不住趴在窗框上,头向车外吐了出来……她真的好难受!

    “呕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半路吐了一次,到了指挥部的‘门’口,也微微有些干呕,脸‘色’更是成了难看的青白‘色’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?”乔天擎放心不下,想要把她拉到旁边的医疗帐篷看看,却被乔桑榆摆手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想见祁漠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指挥部的大帐篷里发出‘交’谈的声音,嗓音清冽且熟悉,她的心中一紧,再也克制不住直接奔过去,掀开那军绿‘色’的‘门’帘,直接闯了进去……

    “……桑榆?”里面的‘交’谈顿时一停,所有人都看向‘门’口,乔义勇满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爸,祁……”祁漠呢?她想这么问,可刚一开口,便自发噤了声。

    她找到他了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父亲的对面,原本正背对着她在选枪,听到乔义勇叫她的名字,他才猛地转过身来,俊脸上又是诧异,又是惊喜。他比在a市的时候邋遢多了!他穿着灰扑扑的‘迷’彩服,长了一点青‘色’的胡渣……

    像是另一种版本的祁漠。

    “你找过来的?”四目相对的沉默之后,祁漠率先开口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她一出声,鼻子便不由酸了,她哽咽了一下,猛地扑向祁漠,丝毫不在意旁边有多少双眼睛在围观,“祁漠……我想见你。”来这一趟,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她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,这里的气候和环境,差点让她把整个胃都吐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不舒服,情感自然也就更脆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祁漠拍着她的背轻哄着,他想要低头去亲她,无奈周围还有这么多双眼睛,他只能压低了声音,在她的耳畔低喃,“别哭了,这么多人看着你呢……”

    乔桑榆执拗地摇了摇头:她不嫌丢人!

    “我怕你会被怎么样……”她自己担忧了一路,又被乔天擎危言耸听地下了一路,很怕祁漠真的被“整死”,于是此时也脱口而出,“我怕你会受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咳!”乔义勇忍了又忍,终于听不进去了,“你老子还在这里呢!”

    怎么把他说得跟军\阀似的?

    本来好久没见‘女’儿,还想嘘寒问暖,好好关切几句的,没想到她竟这么明显地“向着外人”,那嘘寒问暖的部分就可以省略了。

    被乔义勇这么一喝,乔桑榆才总算“收敛”了一点,‘抽’噎了两声,慢吞吞地从祁漠的身上移开。可是再抬头,在这种近距离的视野中,她发现祁漠脸上有伤。

    不明显,但肯定是被打的。

    “爸!”乔桑榆猛地返回身去,开口的第一句便是质问,“你干嘛打他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乔义勇一脸无辜,暗暗咬牙:他现在是真的想打他了!

    “爸。”里面的气氛有些剑拔弩张,幸亏乔天擎适时走进来,让其他人先离开,自己进来打圆场,“今天难得家里人都在,我们早点回去一起吃顿饭吧?”

    “吃什么饭!进了战区哪有先吃饭的道理?”乔义勇断然拒绝,指向祁漠,“这小子说他比我手上的兵强,我偏要试一试,他要真的很强,你们的事我就立马同意!”

    “比‘射’击?”乔天擎看了眼祁漠手里的枪,微微一笑,“那我叫几个‘射’击好的过来切磋切磋?”

    部队里的比试,无非也就两种:体能、武器。

    乔天擎一点都不担心祁漠。因为这两点,他当时都找祁漠比过。体能方面,祁漠的身手不是问题,在现场撂倒几个兵不在话下;武器枪械方便,就更不用担心了,军火商嘛,玩得溜着呢……

    “呸!跟他比‘射’击,你以为我老年痴呆了?”乔义勇不满地轻哼一声,叩了叩桌面上的地图,“这回比实战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……”乔天擎顿时变了脸‘色’。

    比实战,祁漠不可能赢的。

    但是乔义勇却用眼神止住了乔天擎的话,他想要的,本来就是一场祁漠不可能赢的战役。这样的话,乔桑榆后期的婚事、他们未来的安排,才能由他做主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家长啊!

    “就来个小规模‘夺旗’,全程20公里,一队负责夺旗,一队负责阻拦。”乔义勇不容置疑地决定,他朝着乔天擎命令,“正好你回来了,我们这边你带兵,给你一个连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指着乔天擎,看向祁漠:“这是我带出来的最好的兵,你试试看,能胜他吗?”

    他以为这样的安排能震慑住祁漠,却没想到他只是清浅一笑,坦然应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爸这对他不公平!祁漠又从来没带过兵!”乔桑榆不满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乔天擎也帮他叫屈,“一个连百来号人,祁漠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熟悉,作战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给他一个连了?”乔义勇打断他,轻哼一声,“你带一个班!十二个人!”祁漠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乔桑榆和乔天擎都是一脸愕然。所以,最后的安排就是——堂堂有名的灰狼,带着一百个人,去堵截一个十来个人,没名气没经验的小团队?

    这也太不公平了吧!

    不用比就知道输赢了!

    “他不是很强吗?”乔义勇不听他们兄妹的任何抗议,“那就证明看吧!”

    指挥部的帐篷里,气氛一片压抑。

    乔桑榆坐在旁边的椅子里,尽量不发出声音,不吵到他们。而面前,乔天擎将一块巨大的战地地图铺在桌面上,亲自给祁漠讲战区的地形结构。

    “……翻过这个土包,就是旗子在的地方。”他把战区的地形潦草地说了一遍,自己却不由叹了口气,颓然地丢了笔,正‘色’开口,“你不可能赢的。”

    人数、地形、模式……祁漠都处在劣势,而且一个从未参加过演习的人,怎么去赢?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这里是什么?”祁漠却还专注地低着头,询问没有记住的地方,见乔天擎不回答,他才抬起头来,淡然一笑,“不用那么不放心,不至于会输。”

    乔天擎的眉心一紧:“在战场上,我不可能让你。”这是军人的原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这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水塘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里呢?”

    “隐蔽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天擎快速地说完,叹了口气,没有做过多的逗留。他拿起旁边的外套穿上:“明天一早开始,我今晚就会出发,沿途布防,你到时候自己小心,有什么不懂的……你就去问班长吧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新兵班长也应该比祁漠懂得多。

    说完,他转向乔桑榆的方向:“你送送我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乔桑榆一愣,面‘色’犹豫。

    “只是让你送送,又没说带你走。”乔天擎没好气地轻哼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西部的温差很大,此时外面日落西山,温度一下子就降了下来。一出指挥部的帐篷,乔桑榆便不由瑟缩了一下,乔天擎瞥了她一眼,把外套借给她穿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规模的演习,一天就能完成,你可以去目的地看,爸爸也会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祁漠输了以后,我们多和爸爸说点好话,然后开庆功宴骗爸爸多喝两杯,你们就趁机赶紧跑,回g市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祁漠又不一定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信?”乔天擎失笑,转头看见乔桑榆眼中写满的坚持,耸了耸肩便也不再挪揄,“我倒是也希望他能赢……但愿吧。”他拍了拍乔桑榆的肩膀,“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的衣服。”乔桑榆连忙脱下外套还给他。

    “好,你也快点进去吧,别着凉。”

    夜深。

    乔桑榆觉得冷,盖了三层的被子,却还是手脚发凉。这里的昼夜温差实在太大,她很不习惯,怎么都无法入眠。祁漠帮她泡了热水袋捂手,见她依旧没有转暖的迹象,索‘性’坐到‘床’上来,把她搂在怀里,用身体的温度温暖她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啊。”乔桑榆推拒着不愿意让他照顾,“你快去看地图吧,明天一早就走,我怕你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祁漠并不担心,“有一个班的人都熟悉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不提还好,一提乔桑榆便不由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才一个班,哥哥有一个连!”相差十倍的人数呢,摆明了是欺负他啊!

    “所以他如果输了,会更丢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祁漠你还有心情开玩笑?”乔桑榆气得想要踹他,可是看到他因为熬夜而黑的眼圈,看到他下巴上那层青‘色’的胡渣,她忍不住伸手‘摸’上去,心疼他,“要是我能帮得上忙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祁漠微笑,执起她的手指,低头亲了亲。

    “祁漠,要不你明天带我一起走吧?”乔桑榆不放心,“我也能算一个人的!”他的队伍才十几个人,多一个人,就多一分力量啊!

    “嗯嗯嗯。”祁漠胡‘乱’地应着,故意曲解她的意思,“没人会把你算一头猪的。”然后在她出声反驳之前,他低下头去,重重地‘吻’住了她……分别了那么久,好不容易四下无人,他只想好好‘吻’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祁漠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明天去终点等我。”他的声音低沉有力,在她耳边保证,“我一定会拔了旗过来。”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阳光灿烂,整个战区做完了清理和准备工作,依旧和昨天一样,荒芜、安静。乔天擎带着人昨晚就走了,不知道隐秘在哪一处?让人完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祁漠的队伍是早上出发的。

    他穿着‘迷’彩服,带了一通她看不懂的野`战设备,手里还拿了一把狙击枪,‘精’神奕奕。乔桑榆送他到“起点”那边,帮他理了理衣服,看着他和一个班的人站在一起,莫名地……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她曾出演过一部古装剧,她作为‘女’主,送身为将军的男主出征,也是这般豪情不舍……

    不是这不是电视。

    这是她真正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祁漠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祁漠安抚地笑笑,拍了拍她的背便作势离开,“你去终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乔桑榆叫住他,在他走开三步的时候,突然追上去,猛地抱住了他的脖子,“祁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。”她难以克制的,主动‘吻’了上去。她有什么理由不爱他?这个为她而战的男人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“哇哦!”

    “嫂子帅呆了!老大加油啊!”

    旁边的这堆新兵开始起哄,他们来部队的时间不长,很开朗,也很好相处。有人叫祁漠“老大”,有人叫祁漠“大哥”,乔桑榆便当之无愧地赢得了“嫂子”的称呼。

    哦对了,关于祁漠自己的称呼和尊敬,是他自己昨天和班里的人摔跤赢来的……

    所以这些人,现在对他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“……等我。”我爱你在心中说了一百遍,这是他给她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还有这里……哦,这里应该也是!”终点处的瞭望台上,乔义勇正拿着望远镜欣赏乔天擎的布防设置,对于他的安排很是满意,“不愧是我带出来的人!一直都不用‘操’心!年底的海陆空大演习,应该不用太‘操’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副官点着头,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乔桑榆正好这个时候过来,懒懒地叫了一声,随意地往旁边的土堆围栏上一坐,“早。”

    “不早了,你看你‘精’神萎靡的样子……”乔义勇摇了摇头,一边说着话,倒是一边把望远镜给放下了,“来吧,你也过来看看!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懂……”她是军事白痴。

    “你!”乔义勇暗暗蹙眉,连带着自己也觉得丢人,他挥了挥手,让副官先行退下,然后才把望远镜递过来,从最简单地开始解释,“你只要看有没有人冒头,或者你看哪里冒白烟,哪里就‘死’人了。演习的时候,他们身上都带着白烟的。“

    “这个我懂。”乔桑榆嘟哝,接了望远镜却并没有急着去看,反而转向乔义勇,“爸爸,你真的很不喜欢祁漠么?”

    突兀的问题,乔义勇被问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如果今天祁漠输了,即使我们已经领证了,您也不接受他,是吗?”乔桑榆继续,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这么绝对!我只是……”乔义勇为难地嘟囔,说到一半,声音陡然一停,猛地夺过乔桑榆手里的望远镜,看向某个地方,“那里是什么?”

    乔桑榆同样望过去——

    她的视力很好,虽然比不上望远镜,但大概的方位,大概发生什么事情,她是看得到的。她看到遥远处,有白烟升起,按照爸爸的说法,是“有人死了”?

    是祁漠的人,还是哥哥的人?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乔桑榆紧张地询问。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小子八成是走错了路,把自己的人搞死了!”乔义勇朗声大笑,一脸的轻蔑,“那里是湖区,可不在这次的演习范围内,连路都会走错,还夺什么旗?我还以为他真的很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看了!!”乔桑榆恼怒,听完直接转身,坐到了角落。

    她听不惯爸爸奚落祁漠。

    “啧,你别输不起啊!”乔义勇嘟哝了两声,便也沉默了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便只剩下了枯燥的等待。

    乔义勇几乎能料想接下来的发展——祁漠先发现自己走错了路,然后又重新折返回来,然后便能走入乔天擎的布防圈子里,被一网打尽,耸拉着脑袋押回来……

    他甚至连一会儿跟祁漠说的话都想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却不似他想象得那么发展。

    祁漠始终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他像是没发现自己走错路那般,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?好像彻底偏离出去,再也没有出现在演习该出现的范围内……而他整个队伍也就十几个人,这里也没法追踪。

    “。”

    “未发现a组踪迹,over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天擎的人等于白守了一天,在黄昏时分,却陆陆续续地传回这样的报告。

    乔义勇蹙了眉。

    乔桑榆也急了:“未发现是什么意思?祁漠也没有到这里来啊!他去哪里了……”她开始变得无措,抢了爸爸手上的望远镜去看,却又看不懂这复杂的地形和布防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看不到祁漠。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可能……”乔义勇支吾着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能真走丢了。”倒是旁边的副官接了话,“祁漠不熟悉地形,那个班都是新兵,也不熟悉,刚开始走错路的时候没发现,估计就这么一直错下去了……这一天下来,不会是走到山后面去了吧?”

    那可远着呢!

    “那快去找啊!天都要黑了!”乔桑榆着急地要求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乔义勇却断然拒绝,“下面是‘战场’,我们只能观战,不能‘插’手!不管怎么样,都不能干涉!”要不然真正打仗的时候,还能有人看不过去,改变战局吗?

    这是原则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走丢了,就自己再走回来。”乔义勇冷哼一声,已经在心里默认祁漠输了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里!”乔桑榆正要反驳,副官却突然叫出来,“快看!”

    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——

    那里升腾起了很多的烟!

    那里是演习区的位置,已经距离旗子很近。可见祁漠是带领整个班的人绕了远路,从另一个方向靠近旗子,在即将成功时,才遇到上了乔天擎的布防,双方陷入一场恶战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原来是去绕路了!”乔义勇欣赏地拍大‘腿’,朗笑着继续拿了望远镜看。隔着那么远,烟又那么浓,他看不出来具体的“死伤”,但是能确定那边的战况。

    “……祁漠赢不了。”他断言。

    因为扬起的白烟,他这边看得到,那乔天擎肯定也看得到。一旦双方开始“冲突厮杀”,就算祁漠的人一下子端了乔天擎一个布防点,那剩下的人都会全部靠拢过来,从暗处到明处直接打。

    祁漠的队伍不过十来个人,想要硬碰硬干掉一百个老兵?

    做梦!

    “我估计只剩下三个人了吧。天擎的整个连应该都赶到了。”五分钟后,乔义勇估计。

    乔桑榆暗暗握拳。

    输了……

    虽然这是预想中的结局,可是她还是忍不住难过……

    “估计现在还剩下一个吧……”六分钟后,乔义勇嘟哝。

    他放下了望远镜,只是站着,静看那烟雾渐渐平息。

    他不由扬‘唇’:“我估计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乔桑榆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我赢了吧。”同一时刻,从另一处传来一个声音,与此同时,祁漠把旗子扔过来,‘精’准地‘插’在乔义勇旁边的土堆上,“这面旗,是么?”

    一瞬间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乔义勇在短暂的呆愣后,猛地拿起望远镜,朝着“恶战”处看过去,那边烟雾已经消散了不少,他能看到“战死”的兵,几乎一整个班都齐了,惟独没有祁漠。

    他顿时反应过来。原来那不是恶战,那是掩护!整个班的人,都成了他的掩护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打的什么仗!”乔义勇却很生气,很想找个桌面拍桌子,“无组织无记录!这不是搞个人英雄主义吗?那是战场,那些是你的战友,怎么能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能牺牲所有的战友?

    他是赢了,但……没这种赢法的!

    “祁漠。”乔桑榆却不管这些,快步冲上去,直接抱上了祁漠的脖子,开心至极,“我等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赢了!

    她不懂军事,她就知道祁漠带回了旗子,他们赢了。

    那天,乔义勇很久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回到指挥部后,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开始做各种推演。他承认,按照乔天擎的布防,用平常的方法,是绝对没有可能胜利的!除非,真的像祁漠这么干……

    拆分整个团体,分散了目标,也分散了危险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,不能说创新,也不能说冒险,至少在他们带兵的时候,没人这么干过……在这里,大家都很有集体观念,放弃什么也不能放弃自己的战友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好像军队很久没出祁漠这样的“人才”了啊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乔义勇把祁漠叫了进来。

    刚开始,自然是批评、教育:“在战场上,这样放弃你的战友,心里好受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注重最终目的。最终目的不是夺旗么?”祁漠微笑,他有自己做事的风格,即使换了个地方,做事的风格是依旧改不掉的,“既然是演习战,那这就是演习战的打发。”

    乔义勇蹙眉:“那实战呢?”

    “实战就放火吧。”祁漠耸了耸肩,“其实这次的‘生命烟’,也是类似于火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放火?”乔义勇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第一把火,放在这里。”他指了指地图上的某个方向。

    乔义勇嗤笑:“我依然会以为你走错了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在这里放第二把火呢?然后在这里放第三把……”

    乔义勇脸上的笑容不由敛了下去:“我会以为你们是故意绕路,然后调动所有的人去包围围剿。”他明白祁漠的计划了。

    果然,祁漠接下来说:“我可以只派一个人去放火,剩下的人去完成任务,或者反向包剿你们。”他顿了顿,“我没带过兵,不知道怎么安排那么多的人,所以我看人,都是个体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次的分配,反而帮了他,他只会用小规模的团队,若是几百个人,目标太大他反而不会安排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专业‘性’方面,他是胜不过乔天擎的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赢了。”乔义勇点头,心服口服,再看向祁漠时,眼里明显多了欣赏,“‘女’儿‘交’给你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晚上家庭聚餐。

    乔义勇多喝了几杯,提起乔桑榆的婚事,却又舍不得祁漠这个人才了,笑呵呵地决断:“结婚!一定要结婚!我来帮你们安排日子,不过你们年轻也不着急,再过个三五年,正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要把祁漠拉到部队里来,新鲜一下作战风格。

    “爸,这……”乔天擎觉得不妥,想要阻止,却被乔桑榆抢了先。

    “爸!”乔桑榆拍案而起,语不惊人死不休,“我怀孕了!”

    全桌子的人瞬间一静。

    “我怀孕了!”乔桑榆重复,深吸了口气,一脸肯定,“虽然我是领证之后才怀孕的,但是你们也不想看着我大着肚子办酒席吧?或者以后拖着孩子办酒席……而且,我需要祁漠照顾我!”

    “碰!”

    乔义勇突然重重地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他心里很复杂:他收留人才的计划破灭了,可是他马上就能做外公了……真是又失望,又兴奋!

    拳头紧了又紧,他终于默默转身。

    “爸?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!”乔义勇很凶很凶地吼回去,“我要去打电话!你知道我有多少战友要邀请吗?婚礼要尽量办大一点,知道吗?”无厘头的两句吼完,他便走了。

    方勤憋着笑追上去:“得了,你爸肯定是回去找用子弹做成的战车了,他坚持要送给外孙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,以后孙子没有吗?”乔天擎好笑地‘插’一句。

    “等你有对象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“怀孕了?”好不容易等到只剩下他们两个,祁漠开心地对她又抱又亲,还要俯身想听她肚子上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乔桑榆把他往房间里推,“这叫缓兵之计,以免爸爸把你留在这里啊……不过爸爸要是知道真相,肯定会很生气,所以我们赶紧‘‘弄’假成真’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end——

    后记:

    1、乔爸爸在十一个月后,才终于盼到了自己的外孙。

    他纳闷地想:……

    哇!

    他的外孙好可爱!

    对了,他刚刚想什么来着?

    2、传闻灰狼是西北的不败传奇。

    “咦,不是败过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哪次?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,听说还是特别小规模的演习……”

    ...q

    书迷楼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(.co)。
上一页 返回目录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10-2018 万象文学 版权所有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