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小说迷,不要忘记收藏万象文学哦!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!

地主老财的生活 第2492章 一棍,一颗枣

    前厅完全是大明风格的装饰,墙壁上挂着几幅字画,其中一幅是兰草,寥寥几笔就勾勒的清雅淡然。

    左边官员,右边士绅,上首就是方醒。

    钱映在左边第一个坐下,然后说了一番本地官绅对大明忠心耿耿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这等老生常谈自然是没什么营养,若是往常的话,这些官绅大抵是会神游域外。

    可今天他们都在认真的听着钱映的话,不时看方醒一眼,眼中有好奇,但更多的是畏惧。

    “……今年的铜铁出产争取比去年高一成。”

    钱映汇报完后就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方醒。

    官员大部分是中原来的,士绅恰好相反,都是本地的。

    方醒看了一眼这些士绅,说道:“朝鲜这几年越来越稳定,陛下和朝中对诸位的作用很是激赏,所以殿下和本伯本来是要南下,可还是渡海而来,只为代表陛下来看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套话,可一个士绅猛地站起来,然后朝着京城方向跪下喊道:“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含泪,剩下的士绅们纷纷跪下高喊起来。

    方醒看到了官员们的愕然,这说明士绅们以往没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他抬抬手道:“陛下知道你等的忠心,所以准备今年在本地重启科举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那些士绅们顿时就爆发出了更大的热情,有人竟然真的落泪了,激动的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从被划为布政使司开始,因为不断要进行甄别,所以这边一直都没开科举,这让不少本地人抱怨自己被区别对待了。

    科举科举,科举就是要做官啊!

    不能做官的话,那还苦苦读书作甚?

    清理士绅兼并土地的行动同样蔓延到了这边,不过只是放出风声,并未立即执行。

    这是考虑到人心向背的问题。

    百姓在许多时候都是愚昧的,而士绅作为中间的一个阶层,他们垄断了话语权,可以轻易蛊惑人心,散播谣言,放大某些恐惧。

    所以钱映一直在忍耐着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显然并不想忍下去了。

    方醒这头杀人魔王驾临朝鲜,此时不动手,更待何时!

    所以他起身,然后微笑道:“诸位高才,想来定能蟾宫折桂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这些士绅起身擦拭泪水,但欢喜的气氛渐渐的开始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朝鲜一地在读书的能有几人?在场的士绅不管从学识还是从见识方面,随随便便就能甩他们十几条街。

    所以一旦在朝鲜重开乡试,那几乎就是为他们准备的。

    钱映仿佛不知道这些般的说道:“去岁朝中令各地清理投献,本官硬扛着,好歹也多收了一年的粮食,今年却是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他前面的话有些收买人心的嫌疑,可方醒却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他在看着喜气瞬息消失的可笑,看着这些士绅不敢相信的看着钱映。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想争辩,可眼角瞟到方醒端坐上首,那双眼微微眯着的神态,顿时就收回了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要杀人的啊!

    于是前厅里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没人说话,这些士绅都有些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当初果断投向大明的那一批人,作为奖励,他们得了不少好处。

    如今朝中要收回田地,那……那还怎么活?

    可方醒坐在那里喝茶,却让他们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丢掉那些多余的田地会有些难受,可不丢掉的话,大抵会丢掉小命吧。

    大家不时偷瞥一眼方醒,见他依旧神色淡然,心中不知怎地就越来越慌。

    “当然,应当这样。”

    一个士绅当先应承了下来,只是那脸上仿佛挂着半斤苦水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于是人人附和,气氛好似又恢复了和睦。

    方醒说道:“天下十之八九都清理了投献,只有朝鲜和瀛洲还在观望,这让陛下如何对这两处放心?今年的科举怕是都来不及了,明年重新开始吧,县试、府试、乡试,然后德才兼备者就一路飞升,直去京城,本伯在此就先为诸位贺了。”

    顿时那些士绅的眼神就炽热起来,前厅里恍如多了几个太阳。

    方醒微微颔首,然后也不打招呼,径直就走了。

    钱映笑眯眯的道:“这可是陛下的恩赐,从此咱们这边就再无隔阂了。”

    朝鲜改布政使司的时间并不长,时间不长,原先的格局依旧被某些人怀念着,兴许遇到机会了会冒出来试试天意如何。

    而钱映当年被派来朝鲜担任布政使时,朱瞻基亲自和他说话,让他盯住了那些遗老遗少。

    所以钱映在几年的主要工作就是安抚,外加镇压。

    镇压自然是离不得锦衣卫和东厂的,钱映看了那位被发展成为锦衣卫内线的士绅一眼,就和他们打个呵呵,随即就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出了这处宅院后,那些士绅们相互拱手,亲密的就一起走,大抵是找地方密议一番。

    “科举入仕……咱们这边读书人少,原先有底蕴的大多毁于当年的那次谋逆,所以乡试的把握极大。”

    一家酒楼的包间里,两个士绅关上门,门外还叫了随从盯着,不许人靠近。

    一个眼神锐利的士绅伸出食指竖在嘴上,然后悄然打开了窗户,猛地探头出去左右查看。

    另一人头发有些斑白,他取笑道:“明人现在不大管咱们了,你那么慌张做什么?”

    窗户关上,士绅回来坐下,说道:“要谨慎,那个魔神来了,想想当年的那一场大火吧,谁放的?”

    头发斑白的士绅摇头道:“都过去了,死的人不能复活,所以你还记着这些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眼神锐利的士绅说道:“你们都被魔神抛出的铜钱给迷惑住了,蠢!”

    头发斑白的士绅冷笑道:“谁不知道乡试之后还有会试和殿试?可你别忘了,明人要想这里永远的安稳下来,咱们就是不可忽视的力量,所以咱们去参加科举,中举的可能性比明人还高,想想当年的南北榜吧,当年的太祖高皇帝可是老狮子,杀人不眨眼,可依旧要妥协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眼神锐利的士绅微微摇头,说道:“那个魔神睚眦必报,知道缅人有多倒霉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商人传来的消息,魔神上次路过那边的海岸停留了几日,然后遇刺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笑吗?”

    见同伴在笑,眼神锐利的士绅冷冷的道:“天知道那场刺杀是真是假,可随后缅人就失去了他们的大脑。”

    朝鲜的士绅自诩是朝鲜的大脑,所以头发斑白的男子一下就被吓住了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几年了,而且缅人那边据说很安稳,他为何还要来那么一出?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是有仇,可却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隐忍之极,对时机的把握更是无人能及,所以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眼神锐利的男子突然侧耳,然后举杯。

    两人喝了一杯酒,稍后门外有人说道:“老爷,是有人打架,现在被劝住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听了这才放心,眼神锐利的男子放低了声音说道:“现在明人如日中天,谁敢揭竿而起那就是蠢货,你别去做这等蠢事,否则以后咱们就绝交!”

    他的同伴指指自己斑白的头发说道:“不去,我家里有儿有女,儿子也聪明,现在就想多从明人那边弄些好处,等以后儿女就稳定了,三代之后,我家也能成为大明的世宦,那我死也瞑目。”

    先定个小目标,比如1秒记住:手机版阅读网址:
上一页 返回目录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免责声明 -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10-2018 万象文学 版权所有

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